《為何我們如此眷戀盜版》

其實動漫正版化本來係一件三贏大好事:觀眾可以免費/俾少少錢睇,引進商收廣告費,日方又有授權費可拎。早幾年因為中國政府一改保守態度,容許民營企業大量引進日本新番,因而令港台都間接受惠(唔少代理權都係中港台三地聯合爭取的)。日本動畫片商諗都無諗過,原來一集新番可以賣幾百萬Yen,仲大把人搶,賣DVD/BD嘅收入相比起嚟簡直有如散紙一樣,所以日方都樂於同外地引進商商談引進版權。而引進新番後,引進商又必須聘請翻譯及編輯人員,本來係義工嘅字幕組亦有機會「轉正」,一邊出糧,一邊繼續做愛做嘅工作。
因為能夠創造一個大家都快樂嘅世界,所以當時唔少人預言,新番依靠字幕組嘅情況,好快就會被取代。然而事實上,大家也知道,幾年來網上字幕組雖然持續收縮,但仍然存活,其中唔少老宅民仍然偏好去睇字幕組的作品。原因在於正版作品嘅通病:修剪過分、翻譯低質。

Share

《Game書佬!獻醜不如藏拙啦!》

版權意識薄弱 網絡上擅自取材

9月初發生比村老師一役,《Ani-Wave》雖然即日已於其Facebook專頁中回應,並聲稱已於Twitter中向比村老師致歉。然而,其公開的道歉啟示居然選擇刊於下期《Ani-Wave》之中的做法,卻又再引發一次「公關災難」。做錯事、手法有誤的是製作方面,卻居然要讀者付錢再購買一期,才能見到他們對於事件的回應及道歉?不僅是邏緝上出了問題,就連常理之下也說不過去。豈料同月之內,香港的遊戲雜誌竟然又一次出醜於人前,又一次「揚威海外」──

今期的《G-Zone》封面以「攻略始動 一網打盡」為命題,高調提供遊戲「Persona 5(ペルソナ5)」的資料、心得及攻略。雜誌一出,旋即再於Twitter之中被轉載,《G-Zone》被指未經許可就取用「Persona 5(ペルソナ5)」的同人作品,作為其雜誌之封面,發文者更慨嘆香港遊戲雜誌似乎並沒有在之前比村老師的事件中汲取教訓──「一国二制一クオリティ」的說法、Hashtag再次出現於Twitter之內。

Share

《腦部的構造讓我們特別懷緬青春》

  日本特別迷戀校園動畫,特別迷戀校園歲月那段青春。這不只是商業考慮與迷人的美少女那麼簡單,而是那一個階段確實是我們長大後不斷重溫的記憶,這不是依戀過去,而是我們腦部構造本身如此。縱使我們在現實的時間不斷前進,但我們所作的決定、我們呈現的人格,一切都是由青少年時建構起來的人格在支撐。

  戰後日本的青春小說,一向是以高校為舞台展開的,主角年齡一般都是十七歲為主,因為那是青春與成年的界線,也代表了那種即將成為成年人的不安與燥動。至九十年代,對青春描繪的角色更加是下降至十四歲,《美少女戰士》的月野兔、《新世紀福音戰士》的碇真治。日本作品對「青春」的想像與探討,可以說是沒什麼其他國家的作品會有這般對青春的執迷。的確在青少年階段的記憶,對成年人來說是不可缺失的重要。年齡愈大的人,青少年時期的回憶就會反覆出現得愈多,我們可以用生命檢索曲線來呈現這個關係。

Share

八十年代舞台搬上今天的故事 -《光輝歲月1988》製作人專訪

「香港特色的作品」,很多創作人即時想到的是懷舊,的確在現時這個文化符號缺失的香港,要建構出一套「非常香港」的作品是很有難度。特別是香港人身份正在發生劇變,由獅子山精神去到雨傘的符號,再到今天香港獨立思潮,香港人的符號一直在變。在此作推出之前,手機遊戲《光輝歲月》也是走懷舊路線,以舊日風光美好事物作為遊戲的基調,然而今次的系列作《光輝歲月1988》,在八十年代舞台搬上了今天的價值爭議,「武勇」還是「和平」、「妥協」還是「堅持」,皆是你的選擇。既然香港人的符號在今天是如此充滿爭議,遊戲就直接把這種價值的角力放入遊戲。玩家進行故事時,會覺得自己看著懷舊的符號,感受到的共鳴感卻是今天的香港。今次我們有幸訪問了《光輝歲月1988》製作成員鄭立、多利和蕭邦,分享這遊戲的構思與經歷。

Share

《 2016螢之祭活動留影》

2016年的【螢之祭 -蛍の祭 Firefly Matsuri-】在8月21日完滿結束。,今年活動同樣在香港知專設計學院(HKDI)舉行,場區大致劃分為三個,分別是攤位、畫作展覽以及舞臺區。驟眼一看,場區雖然不大卻頗有祭典氣氛。活動人數雖然不及大型同人活動展覽,在DI場內卻恰到好處,氣氛熱鬧。

Share

《點解CW咁垃圾仲未執笠?》

對於CWHK(Comic World)的抨擊、控訴講完又講、罵完又罵,沒完沒了。筆者從CWHK的參加者到參展者、從參展到退出、從退出到杯葛CWHK──這段歷程之間,已經不知道第幾次對牠(容我用這個「牠」字)口誅筆伐、甚至在其Facebook專頁中正面質問主辦單位,而被主辦單位褫奪我在其Facebook專頁上的留言權。然而,即使筆者自知自己力量微弱、筆鋒未見銳利,罵了多少次也是於事無補也好;即使大會繼續把參展者置於死地而不顧、繼續對抨擊視而不見、掩耳盜鈴也好;即使部份參加者甚至參展者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繼續前往或報名參展CWHK也好,對於CWHK主辦的種種惡行、參加者以至參展者的種種反應,始於還是不吐不快。

Share

《驅散攝影活動 九展可能的顧慮》

 雖然「起壇」作佔用的位置的確是公共空間,但該空間同時為九展的主要通道及逃生通道。根據香港法例 «消防安全(商業處所)條例» (第502章) *1 以及政府在1996年發佈的«火警逃生途徑守則»*2中,列明逃生通道不能小於1500毫米*3,但在九展中部份通道起壇後只可以讓1,2人行過,明顯地有可能觸犯條例規定…

Share

《被忽略了的排版 是同人誌決勝負的關鍵》

在等待大會的節目期間,於會場翻了一下同人本,率先感嘆的是它的「自帶動畫」。其實所謂的「自帶動畫」,是當讀者快速翻書時,書裡的鐘的秒針(排版的裝飾)會倒頭跑,以回應那同人本的章節標題(那些章節是倒數的,結束時為零章)。第一眼看到這個設計時覺得實在很有趣,所以多翻了數遍後才開始閱讀,結果接下來就被排版打敗,一百九十多頁的同人本我在數個小時裡就讀完了(不過中間夾雜了大會的節目所以我後段是回家後閱讀的)。印刷和排版相當舒適,字型和大小適中,紙則選用米白色的紙。每個段落的間距都有悉心安排,閱讀時帶著節奏,似乎也有考慮到翻頁,有些好笑或重要的話都要在翻到下一頁後才讀到,讀小說在那個瞬間彷彿在讀漫畫般,對我來說是個很新鮮和美好的體驗。於是我就看了看卡片,一張是文手會的,一張是排版師的,我才首次發現到,原來香港的同人界有排版師這件事。

Share

《天賜良機--聯校活動搞手上下莊對談》

從2012年起,每年都會有一班中學生密羅緊鼓地籌備一項別具特色的同人活動 – 「聯校動漫文化祭 JSAU Festiva!」,雖然在上年因場地問題而不幸地停辦一年,但也不礙今年的籌委們繼續承傳同人文化的熱心。在8月9日,距離「聯校動漫文化祭 JSAU Festiva! 2016」還有5日,電話一邊是香港中學動漫聯盟(JSAU)現任幹事會主席 – QB,而另一邊則是該會的創會主席、同時是作為訪問者的一朗,兩人雖然有好幾個月沒有見面,但電話一接通話題就停不下來。

Share